我的书架
小说社区
书库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侠 • 仙侠
都市 • 言情
历史 • 军事
游戏 • 竞技
科幻 • 灵异
您当前所在位置:休闲文学吧>>桃李春风一杯酒

第144章 杀鸡儆猴

更新时间:2024-02-14  作者:小楼听风云
桃李春风一杯酒 第144章 杀鸡儆猴
宁王的首级当天就挂到了宁海县的西城墙上,享受到了和耿精忠父子一模一样的超高待遇。

‘江浙贪官污吏之幕后主使宁王赵樑之首’。

‘勾结倭寇残害同胞者死无全尸——张牧之留。’

以城墙为布、以冷月刀为笔,杨戈亲手将赵樑钉到了历史的耻辱柱上,遗臭万年!

他刚刚做完这些事,近千宁王府带刀侍卫、锐卒甲士,就杀到了西城门下。

他们在城门内外竖起盾墙、架起火炮、摆开弓阵瞄准城头后,派出一名膀大腰圆的传令兵站出来向杨戈喊话:“杨二郎……”

“趁我还没发火儿,还不想株连无辜。”

杨戈淡淡的声音从城头上传来:“你们自行散去,否则……赵樑我都杀了,也不在乎多杀几个,你觉得呢?宁王世子赵灝殿下!”

他的话音落下之后,一名身穿步卒甲,面覆精铁面甲的修长身影,就在一大群身披相同步卒甲的甲士护持下,缓缓移动到盾阵后方,怒不可遏的对着城头大骂道:“你杨二郎自诩铁面无私、嫉恶如仇,怎能做出当着人子之面,作践羞辱其亡父尸骸的非人行迹?如此做法,与禽兽何异!”

杨戈:“伱若是不识字,可以找个识字的人将墙上的字句读给你听……最后一次警告你,我不杀你,不是你不该死,而是我不愿如你父子这般心狠手辣、灭绝人性,你若敢再狺狺狂吠,纵使追到天涯海角,我也必叫你父子二人十八层地狱之下再聚首!不信尽管来试!”

那铁面人怒声回道:“你如此作践羞辱我宁王府,与戕害我宁王府满门又有何异?”

杨戈笑出了声,抖手斩落一道匹练般的刀气,落在盾阵前方。

“嘭。”

青石地面撕裂,飞溅的石屑打在盾墙上,发出噼里啪啦的炸响。

杨戈:“滚!”

铁面人晃了晃,仰望着城头伫立了许久,终究是没敢再吭一声。

倘若这一千带刀护卫、锐卒甲士的命,能换回他父王的首级,就是将这一千人马都填到城头上,他都不会眨一下眼皮!

不,即使不能换回他父王的首级,只能换一个心安理得和一个孝子的好名声,他也照样不会眨一下眼皮!

但杨二郎直接将矛头对准他……

他就完全不敢冒险了!

因为杨二郎说要杀他,是真会杀了他。

他那可怜的老父亲为证!

就这样,铁面人气势汹汹的带着一千人马前来,灰溜溜的扔下一千人马离去,连一句狠话都没敢放。

已经架好的火炮、弓阵,全部沦为了摆设。

夕阳西下。

杨戈坐在箭垛上,迎着殷红似血的残阳,百无聊赖的晃动着两条大长腿,一边就着清水啃干粮,一边目送一大票身着布衣却跨骑着高头健马的健硕骑士,从南城门和北城门北涌出来,疯狂的抽打着马匹一头扎进残阳中,形色仓惶得就像是天要塌了一样。

“你们是不是要经过路亭呀……”

他垂下眼睑,低低的喃喃自语道:“可不可以代我去看看我家小黄啊,帮我告诉它一声,老爸也许、可能、或许……回不去了。”

杨戈在一千带刀侍卫和锐卒甲士的包围下,在城头上静坐了整整一天一夜。

直到翌日黄昏,他才飞身跳出城墙,于千百人的目送下,一步一丈的消失在了旷野淡淡的暮色中。

适时,杨二郎化名张牧之现身宁海,当街砍下宁王赵樑的首级高挂宁海门外的消息,联同宁海西城门城墙上那两句话,已经如同病毒传播一样疯狂的向着四面八方攻城略地,所过之处,皆以压倒性的绝对优势,迅速占据该地的舆论高地。

在此之前,宁王在江浙地区,大抵还是不错的。

因为错误的声音,早就在宁王和浙党官吏的双重打击之下,下沉到主流声音之外。

但现在,和宁王的恶名声一起出现的,是杨二郎这个名字。

皇命不下……

无人敢压。

也无人能压。

连带着,以前那些被宁王和各地官府压制到无人之地的陈年旧事,也都被江浙百姓相互印证、口口相传的翻了出来。

包括宁王府私下组织海外走私船队、勾结倭寇劫掠东南沿海趁机抢夺强占各行各业生产资料、敛财敛地杀人越货等等令人发指的陈年旧事,都被重新起了出来,大白于天下!

宁王只手遮天的手段,其实非常的高明。

他利用大魏朝廷打下了巨大的海商利益,接着利用海商的巨大利益笼络整个江浙官场,再转过头利用整个江浙官场替他维系扩张海商的巨大利益。

等于是,一边利用江浙百姓的生产力摄取巨大利益,一边使用利益将整个江浙官场都绑到他的战车上,最后再将整个江浙官场当做白手套替他隔绝民怨继续压榨江浙百姓的生产力……一个非常完美的利益闭环!

在这个利益闭环之下,明明整个江浙都已被他盘剥得如同饥寒交迫之婴孩,他却还是那个逍遥局外、广有贤名的宁王爷,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

有这个完美的利益闭环在,那些沉积在宁王战车前进路途之下的累累骸骨,很难有曝光在底层百姓眼前的机会……

宁王的战车下,到底沉积了多少骸骨?

众所周知,大魏海外贸易三件套:茶叶、丝绸、瓷器。

这三个行当在江浙的整体商业贸易中占据了多大的比重,宁王就生吃了江浙多少百姓!

再加上那些被宁王高瞻远瞩的大手笔无意波及,以及他的那些盟友、合作伙伴为了“集团利益”尽情发挥主观能动性作下的恶果,可以说江浙之地大半人祸,都能追溯到宁王一人的身上。

不是一年。

而是二十多年!

直至如今……

宁王死了,死的跟条狗一样。

动手的,还是杨二郎这个人神合一的江浙顶流。

更要命的是,宁王花费了大量心血笼络的江浙官场,去年就崩了……

三管齐下,那些腐朽的骸骨终于重见天日。

它们层层叠叠、无穷无尽,多得就像它们全都是假的。

可仔细一辨认,里边分明有自己的亲朋好友,有自己的邻居有熟人,甚至还有你我他……

面对一桩桩、一件件的铁证如山,宁王在江浙的风评急转直下。

就好像是一阵风吹过,广有贤名的宁王就消失了。

取而代之的是一坨同样名为宁王却臭不可闻的臭狗屎,一只同样名为宁王却人人喊打人人咬牙切齿的过街老鼠……

发展到后来,在江浙任何一座城池之内,但凡是提及宁王,在场的人若是不咬牙切齿的骂上一句“娘希匹”,都会立马引来一阵异样的眼光乃至当场发生口角:‘你连宁王都不骂,你到底是什么成份?’

而这股舆论攻势,在攻占了整个江浙后并未停止,还在持续的向着其他省道传播。

其他省道的百姓虽无江浙百姓的切肤之痛,但大多数人在听到事情的始末后,也都会满脸鄙夷之色吐出一口浓痰!

作为这股舆论攻势的另一个主角,宁王有多招人恨,杨二郎就有多受人敬。

宁王哪里都有人骂,而杨二郎却哪都里鲜少有人提及。

偶尔有人嘴快提及与二有关的字眼,都会立马被周围的人喝止。

哪怕是那些扁担倒下来都不知道是个“一”字儿的下力汉,心头都明白:‘二爷这回做的事……大发了!’

所以他们一厢情愿的用这种最笨拙、最朴素的方法,保护着他们的“二爷”。

仿佛只要他们一齐声讨宁王,仿佛只要他们谁都不提二爷……

金銮殿里那位,就会只盯着宁王做过的那些罄竹难书、罪大恶极的糟烂事,放过他们的二爷。

“这头倔驴,还真是让人又爱又恨啊!”

紫微宫、皇极殿,身着十二章纹窄袖圆领龙袍的熙平帝高踞龙椅之上,看着御案上打开的两份奏章,轻笑着喃喃自语道。

幽幽的呢喃笑声,在空荡荡的大殿之内若无有若的回荡开来,落入揖在金阶之下的三人耳中,却犹如山呼海啸之声!

三人齐齐颤了颤,默不作声的将头垂得更低了。

这三人,皆着朱红四爪蟒袍。

居中之人,鹤发童颜、心宽体胖、眼角和嘴角满是笑纹镌刻而成的褶子,不认得他的人,初次见了他都觉得倍感亲切,慈祥得就像太奶一样。

但正所谓正不可貌相,此人竟是被满朝文武私底下唤作‘黄喉貂’的司礼监掌印太监兼东厂提督黄瑾。

众所周知,黄喉貂是一种非常凶残、咬住猎物咽喉就不撒嘴、能够猎杀比自己重几十倍的大型猎物的……可爱小动物!

在黄瑾的左侧,是做太监做到长胡须的新晋西厂提督太监卫衡。

而黄瑾的右侧,则是左眼处有一条刀疤却丝毫不拉低他的颜值反而令他看起来多了几分妖异之感的绣衣卫指挥使沈伐。

大魏内廷三大特务机构当家人,齐聚一堂。

“拟旨……”

皇极殿内寂静了许久,熙平帝终于再次开口。

殿下三人齐齐起身高呼道:“微臣听旨!”

熙平帝平静的一句一顿道:“兹有绣衣卫黑服缇骑杨二郎,擅离职守、知法犯法,未经三法司会审,动用私刑屠戮致仕重臣从一品光禄大夫耿精忠,又戕害朕之皇叔宁王赵樑,亵渎毁伤宁王之遗体,大逆不道、罪不容诛,着东厂即刻起草海捕文书,下发至各省、府、县,赏白银十万两、倾力捉拿此不赦之贼,凡有持杨二郎首级报官者,钦赐三品文武告身,荫子及父……钦此!”

殿下三人心中剧烈震荡着,面上毫不犹豫的揖手齐声高呼道:“微臣遵旨,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待三人的高呼声戛然而止后,熙平帝取下腰间的玉佩递给身畔的小黄门,清清淡淡的说:“黄瑾持朕钦令,提挈西厂、绣衣卫、刑部、督察院、大理寺倾力配合,派遣精干要员,全力捉拿杨二郎归案,生死勿论……三个月内,朕要看到结果!”

殿下三人再揖手:“遵旨,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熙平帝挥手道:“尔等抓紧去办差罢,朕等你们捷报。”

三人:“喏!”

三人躬身倒退出皇极殿,熙平帝的目光冰冷的注视着汗如雨下的沈伐,片刻后眼神又微微一缓。

他也知,事情走到这一步,并不能全怪沈伐。

沈伐栽培提携杨戈那头倔驴进入绣衣卫,皆出自一片忠君报国之心,先前沈伐也的确多次力谏,给那头倔驴官复原职。

“哎……”

一念至此,熙平帝幽幽的轻叹了一声……多好用的虎头铡啊,怎么就这么桀骜不驯呢?

但旋即,他便掐灭了心头那一挫懊悔的小火苗,再一次拿起御案上的两本奏章左右选了选,放下右边那一本,双手拿起左边这一本展开,如饥似渴的仔细阅读、逐字逐句的慢慢咀嚼。

就见他手中这本奏章开篇名义第一句:'睁眼看世界。'

纵使他已经是不下于第十遍看这本奏章,但熙平帝看到一半,还是忍不住再次幽幽的叹了一口气,心头刚刚掐灭了小火苗,大有卷土重来之势。

虽然他与那头倔驴素未谋面……

但熙平帝知道,这一篇奏疏,那头倔驴不是讲给宁王听的,而是讲给他听的。

他还知道,那头倔驴前脚将如此利在当代、功在千秋,堪称旷世奇疏的《睁眼看世界疏》送到他手里,扭头就当街将宁王砍成四截、枭首示众,其实也是在告诉他:‘我对你没恶意,我对你的江山也没想法儿,我只冲宁王一人,往后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

他甚至还知道,那头倔驴也一定清楚自个儿一旦动了宁王,无论宁王该不该死、他想不想杀,他都必然会不惜一切代价去杀鸡儆猴。

看,熙平帝什么都知道。

可是,他还是不得不…不惜一切代价去杀鸡儆猴!

哪怕明知很难真将那头倔驴捉拿归案、枭首示众,他仍不得不去杀鸡儆猴!

此例,不可开啊!

“你说你……”

他疼惜的摩挲着手里的奏疏,心头刚刚掐灭的懊悔之意,又有席卷从来之势:‘倘若当初、倘若当初……’

“哎!”

他索然无味的放下手中爱不释手的奏疏,双目失去焦距的直视着大殿穹顶喃喃自语道:“又不是那鼠目寸光的愚夫愚妇,怎么就不肯忍一时之气?”

“你家掌柜给了你一个店小二的活儿,你拼着命不要都要报恩。”

“满朝文武跪宫门要杀你,朕不惜君臣反目,都一力保下了你!”

“你都被贬成了伙夫了,朕都没忘了赐你年节,还特命人送到你手上!”

“连你杀了耿精忠父子,朕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权当什么都不知道了……”

“你怎么就不肯念朕一点儿好?”

“狗东西,狼心狗肺、忘恩负义、无君无父、不当人子……”

另一边,满脸堆笑的敷衍完黄瑾的沈伐和卫衡,一转身脸色就齐齐苦了下来。

“怎么办?”

卫衡瞥了沈伐一眼,咬牙切齿的从嘴角吐出一丝蚊蝇般的声音:“真跟着那老扒皮去跟那个小王八蛋死磕?那个小王八蛋这会儿估计正疯得厉害,咱们要是去了,他可不会管咱们谁是西厂提督、谁是绣衣卫指挥使!”

沈伐面色一黑,他怀疑这个死太监是在内涵自己,并且已经掌握了证据:“好教督主知晓,只有咱……没有们!”

卫衡怔了怔,登时暴怒道:“你弄出来的烂摊子,你还想撂挑子?那个小王八蛋真要弄死杂家,杂家先掐巴死你!”

沈伐恼羞成怒,心道:‘老子难道是个假的指挥使?怎么是个人都在老子头上拉屎撒尿?’

“什么叫我弄出来的烂摊子?”

他低低的咆哮道:“是我夺的那癞蛤蟆的官身?是我不肯给他官复原职?是我不肯下江南去把他拎回来?”

“别说这些没有用的!”

卫衡不耐烦的摆手:“还是说说怎么办吧,那个小王八蛋做事疯归疯,但从不做没有任何把握之事,他敢杀宁王,就不可能没有料到我们会南下去抓他归案,既然他还敢杀,那就说明他必有所持,咱们就这么两眼一抹黑的傻乎乎冲上去,不死也得大残!”

沈伐比他更不耐烦:“您跟我说这些没用,我现在就一带罪之身,将功补过尚且来不及,哪还有余力再琢磨其他有的没的……您这些话,该找黄公公说去,您二位都是宫里人,应该更方便说话!”

卫衡拧起眉头深吸了一口气,沉声道:“杂家与那老扒皮不是一个路数的苦命人,无话可说。”

沈伐深深看了他一眼,宫中宦官内斗严重、杀人不见血河洛人尽皆知,并非什么奇闻,但他确实是今日才第一次得知,东厂督主与西厂督主竟是两个宦官派系的太监。

不过这也对,否则都已经有了东厂,为何还要再弄一个西厂呢?

伴君如伴虎啊!

“可我不记得,我与您是一路人啊……”

沈伐不动声色的回道:“要是我跟您老心连心、您老跟我使脑筋,扭头就把我卖给黄公公,那我这岂不是进错祠堂、哭错坟?”

卫衡瞥了他一眼,和煦的笑道:“小东西,人不大,心眼子还不少……不过,你最好还是爽利点,以杂家对那老扒皮的了解,他起出那个小王八蛋的底细后,第一个就得拿路亭悦来客栈做文章!”

沈伐的脸色蓦地变得严肃,沉声道:“咱们最好教他老人家掂量掂量轻重,那家伙现在连宁王都敢杀,我们若真动了悦来客栈,那家伙扭头就得入京!”

卫衡:“杂家也是这么个看法儿……那你说说,咱们到底该怎么办?出工不出力,三个月后名正言掀了那老扒皮的东厂督主之位?”

“最好不要。”

沈伐动作轻微的摇着头,嘴里翕动着嘴唇低低的说道:“这么大规模的皇命钦差,我们两家都出工不出力也太扎眼了,一旦有人捅到官家那里……你我可就吃不完兜着走了!”

卫衡拧着眉头思忖了许久,才认同的点头:“那你说该如何?”

沈伐左右看了看,低声道:“若真要依我说……咱们两家该怎么办就怎么办!”

卫衡:???

沈伐:“您好好想想,官家方才的圣旨和口谕是如何说的?”

卫衡不假思索的答道:“斯有绣衣卫黑服缇骑杨二郎……杨二郎?”

他突然挑了挑眼睑,仿佛发现了什么华点。

“您明白了吧?陛下要抓捕归案的人,是杨二郎!”

沈伐目不斜视的翕动嘴唇口齿清晰的低低说道:“与他悦来客栈杨戈何关?”

杨戈对外有很多马甲,比如杨二郎、张麻子、吴彦祖、丁修,最近又整出了一个张牧之。

哪怕是在官方的文书中,也多是以杨二郎这个假名居多。

但真正了解杨戈底细的人,都知道他的真名叫杨戈。

也知道他真正的,也是他最看重的身份,其实是悦来客栈掌柜。

熙平帝显然是清楚杨戈底细的人。

但方才如此撕破脸的场合,他却一口一个杨二郎……一次杨戈二字都没提过!

一次可能是口误,两次可能是失误,次次都是如此,那就必然不可能是巧合。

“这……”

卫衡领会了沈伐想要表达的意思,但他还是皱起了眉头:“区别不大吧?”

他唯一能想到的区别,也就只有一个悦来客栈。

他觉得这也正常,一个年纪轻轻就已逼近绝世宗师之境的绝顶天才,在没杀死他之前,谁敢真把他往死里逼啊?

不给别人留余地,就是逼着别人不给自己留余地。

沈伐:“区别很大,杨戈是杨戈、杨二郎是杨二郎,朝廷下海捕文书抓的是杨二郎,而不是抓杨戈……您再仔细想想官家的口谕。”

卫衡拧着眉头,一句一顿的从头默念了一遍官家的口谕……

沈伐:“您就没觉着,差了点什么?”

卫衡一头雾水的摇头。

沈伐低声道:“倘若官家真不留余地,怎么会把您御马监给忘了?”

卫衡愣了一秒,心下豁然开朗。

这或许就是当局者迷,他自己就是从御马监出来的,因为太了解御马监,反倒本能的忽略了御马监。

所谓御马监,名义上只是替官家养马的内府衙门,但事实上却是执掌大内密卫的紫微宫最高守备力量,宫里那些早就退出了内廷权力角逐的两朝元老、三朝元老乃至太祖一朝遗留下来的大魏宦官老祖宗,全都隐匿在御马监颐养天年,其中不乏宗师级的绝世存在……

或许是因为太监去势没了世俗的欲望,清心寡欲更有利于养生。

又或许是许多太监都是少时去势的童子身,修习童子功更容易有所成。

反正习武有成的太监,寿数大都远超常人,外界那些七老八十的老叟,去了御马监都只能算灰孙子辈儿,吃饭都得坐小孩儿那桌那种……

而御马监的那些个老祖宗,就是大魏镇国的最高武力,也是大魏威慑外敌的最强战力!

若不是有他们坐镇紫微宫,这宫闱禁地早就成了一代又一代江湖绝世宗师的后花园了,任他们想来就来、想走就走。

倘若官家当真要不惜一切代价弄死杨戈那个小王八蛋杀鸡儆猴,就是把内廷三衙和外廷三法司全忘了,也绝不该忘了御马监!

“御马监不出,凭咱爷们这几块料,显然是很难拿下那个癞蛤蟆。”

沈伐低低的说道:“所以咱们根本不用想着如何出工不出力,就正常发挥好了,待三个月一到,就打道回京!”

“内廷三衙联合外廷三法司,再加上白银十万两的海捕文书……”

“纵使还拿不下那个癞蛤蟆,也绝非朝廷决心不够大、力量不够强。”

“而是那个癞蛤蟆,更强!”

说到这里,他再度压低了声音,用仅有二人能听到的声音说道:“一个战斗力无限逼近绝世宗师的七雄级绝顶强者,就算宰了一个作恶多端、草菅人命的藩王……又能怎样?”

“那白莲教和明教的反旗都挂了好几百年了,也没见哪一朝、哪一代真能把他们怎么样……”

他提早就从方恪嘴里得知了杨戈要对宁王动手的事,想得自然比卫衡他们更全面更透彻。

卫衡怔怔的看着面前这张狐儿脸,服气的冲他竖起一根大拇指:“难怪你和那个小王八蛋能尿到一个壶里!”

沈伐瞥了他一眼,总觉得这个死太监是在拐着弯儿的骂自己……那个只知道抡刀子砍人的莽夫,也配与他‘玉面狐狸’相提并论?

不过这会儿他也没心情与卫衡掰头,继续说道:“当务之急,还是得先护住路亭悦来客栈……那个老掌柜,可是拴住那个癞蛤蟆的最后一根绳了,他要是有个三长两短,从今往后我们所有人都得刨个坑把自个儿藏的严严实实的,露头就死!”

顿了顿,他犹豫的补充了一句:“而且以我对那个癞蛤蟆的了解,他这回敢下这么重的手,必定是武功又有极大进步……别逼他、千万别逼他,我怀疑再逼那厮,那厮就真要绝世宗师了!”

卫衡眼珠子都快被他这句话给惊得蹦出来了,破音的失声道:“绝世宗师那玩意还能逼出来?”

旁人不知绝世宗师之境这座高耸入云的险峰有多难攀爬,他这个用童子之身爬了四十多年才堪堪爬上半山腰的归真大高手,还能不知道么?

“绝世天才的事,您不懂!”

沈伐摇头如拨浪鼓:“您能想象,那厮两年前都还只是一个有些许蛮力、险些被一个练劲镖师逼得走投无路的店小二么?”

那时候,他一只手就能捏死十个杨戈!

而现在,杨戈一只手就能捏死十个他!

这才仅仅两年时光……

这种不可以常理揣度的绝世天才,正常人都不会真把他往死里逼。

俗话说: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万一呢?万一就逼出一个抄家灭族、屠城灭国的绝世狠人呢?

“他娘的……”

经沈伐这么一说,卫衡也立刻想起来,一年半以前他还一敌二打得杨二郎、杨天胜上窜下跳、连滚带爬,结果才过了半年不到,他就无法再直视杨戈杀气腾腾双目的不堪回首往事:“杂家一把年纪,都活到狗身上了!”

沈伐目不斜视,上翘的嘴角却比AK还难压。

卫衡瞥了他一眼,鄙夷道:“杂家好歹还活到狗身上了,你呢?活到狗身上,狗都丢不起这人……要不要你求求杂家,杂家教教你金钟罩的功夫,下回那个小王八蛋再进京揍你,你也能多挨几拳不是?堂堂绣衣卫指挥使,三天两头被人打得鼻青脸肿,最后丢人的还是官家。”

沈伐瞬间瞪大双眼,一把攥住他的手腕,大声嚷嚷道:“好哇好哇,那个癞蛤蟆的金钟罩,原来是你个老王八蛋教的啊?”

卫衡:‘坏了,说漏嘴了!’

近八千字大章,还更了

(本章完)

桃李春风一杯酒 第144章 杀鸡儆猴

上一章  |  桃李春风一杯酒目录  |  下一章

休闲文学吧提供免费小说,请读者支持正版